一朵小红花

The boy in the Cafe

咖啡店小刘

“近郊山头染了雪迹,山腰的杜鹃与痩樱仍然一派天真的等春”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刘昊然的认知,活了二十年,他从没想过一见钟情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对象还是个男的。


   那个下午特别热闹,阳光也好,小刘从窗口望出去只瞧见一条街的密密麻麻的色块,像是一片五彩缤纷的像素点,人们的欢叫声涌入小刘的耳中成了一锅滚沸的水,他不明所以却还是跟着兴奋。咖啡店在街的转角,外面有一片不小的空地,被布置上了藤桌和阳伞,街边围满了来看游行的男女,高高矮矮犬牙呲互,贴着白色围栏裹了两层。


   刘昊然不甘只欣赏别着各色羽毛的脑袋,也不满足于偶尔一个缝隙中闪露的八块腹肌,他蹭地登上了小桌旁的藤椅

  “哎呦——爽!” 爬高的小刘表示此刻有种坐拥大好河山之感。


   欧洲又一国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数千公里外的本市全城沸腾,同性恋者和他们的支持者们纷纷盛装出游,街上一时间成了最欢乐大胆的时尚秀场,从前秘而不宣的欲望在今天的阳光下恣意燃烧,是谁的激吻太火辣,血液中的荷尔蒙都仿佛要被高热蒸发。

   暖风骀荡,几个烈焰红唇的哥们嘟着嘴躬身压住了蓬起的白色纱裙。

   “Wuuuuuuuu——————yeah!”“性感!带劲——漂亮!——啊啊啊看那!!”刘昊然在一众欢呼中刚完成性感三连就又被舞步前行的“辣妹”激的心神荡漾。


   他正年轻,心里有使不完的劲,憧憬爱情在内的一切美好的感情,即使刚硬同性并不是那道菜也丝毫妨碍不了小辣椒入油锅,成为蹦跶地最欢的那粒火星。

   他情不自禁地跟着举手摆腰扭胯,双脚腾挪,直把椅子的歪斜颤抖当作动情,于是伴随着最后一个爆发的鼓点,用力蹬下右脚的小刘彻底身子一歪,就着被踩翻的边像一只来不及抖开双翼的幼鸟,慌乱地下跌。


   意想中的疼痛倒是没有出现,下落的趋势被腰上的手臂挡住,但尴尬还是逃也逃不过——惊魂未定他紧紧攀住了稻草的大臂,“呦,有肌肉”——脑海中的闪回让他不禁翻了自己一个白眼。

   “都说了别乱跑,人这么多瞎激动什么!”刘昊然忙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年轻人一手抵住他一手紧紧捞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显然是刚从突又骚动的人群中把人拦下,现在还心有余悸,“本来就不让你来凑热闹,真要把你摔了,大姨还不得吃了我”,但那小姑娘似乎并不怕他,笑嘻嘻地吐吐舌头就要咬他。

   看他急忙甩手,吃瓜的刘昊然被逗乐了,自鼻腔内愉快地喷出了两股气体,像是提醒了年轻人——“还有这位泰山先生,您飞够了是不是也该落地了”

   虽然转头的动作沉重如有万钧,面色也是嫌弃如隔夜馊水,但刘昊然仍然觉得腰上的手热的发烫,甚至觉得救美的英雄皱起的眉眼中都透着英俊,他有些害羞了,攀在对方手臂上的指梢轻轻缩了缩——“好嘞!这就下来”


   没了椅子,眼下可爱的的发旋黑洞一样的消失了,小刘发现年轻人和他个头差不多,穿着红白相间的薄夹克和白色膝上短裤,精神利落,唔,发型也很时尚,小刘接着想。

   “帅哥!刚刚真是有劳你了,我请你们喝杯咖啡吧!”他热情地招徕,“不用了”吴磊摸摸鼻子,“谢谢”。刚才情急之下对陌生人的奚落让他觉得不好意思——尤其在陌生人还向他大方的示好时,他牵起小女孩就要走。

   “哎,别呀,我就在这家店工作,很快的!”身体快过头脑,刘昊然拦下对方的手,开心地把人按下座位,手下的肩膀不安地想要起来,——“小样儿”刘昊然呵呵笑着又加了劲,来来回回,手下的人终于屈服了,年轻人的唇翘起了一个无奈的弧度,

——“兄弟,这凳子是你刚踩过的那把”

——... ...刘昊然的心里有点凉


   刘昊然没谈过恋爱,对爱情也就没有抵抗力。就像是星火燎原,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觉得怪只怪当时的天气太干燥,对方的身材太火辣。



TBC

我喜欢的你

我喜欢的你是高洁的,我喜欢的你是纯稚的,我喜欢的你是跳脱的


你的头发乌黑


你的眸如点漆


你的额头光洁饱满


你的眸子藏了星光


我不知道你的具体模样
因而你是人间百态


我瞧见粉红的蔷薇,便觉得那是你的唇


我感到带着洗衣粉味道的风,便觉得那是你的衣袂


我看见绿草我听见春风我闻到暴雨我摸到秋霜直到烫金的福字映红我的脸,一天四季三百多日夜,你,美好的你,在我身边一切美好的事物中生长着


我没有长长的头发,也不能让你眼前一亮,可是你却能,让我辗转反侧……


你真行,我还是喜欢你。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刘昊然一直以自己 钢铁直男刘日天 的称号沾沾自喜

吴磊对此却十分不满

顶着blingbling的名号做着酱酱酿酿的事情,刘昊然你的自信哪里来

是衣冠禽兽道德沦丧还是别出心裁另有深意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是肉汤都不好意思,ooc属于我


  “我是gay吗是什么鬼?!!!这还用问吗?!”

     刘昊然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摄像机,神色干净脖颈顺直,周身都是纯粹的昊然牌护体正气,直的不得了。

   


     视频里刘昊然身边围绕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嘻嘻哈哈的表情声响全都模糊成了黑白花灰的背景,只有他理直气壮的面庞是生动的,像是积聚了宇宙里的所有光

   “能说出这句话,梁静茹都给不了你这么多的勇气吧”

      吴磊愤愤不平地想着,从认识到现在这么久,他能举出无数的反例来推翻这个假设,刘昊然根本是从头弯到了脚!



      这个家伙,向来乐意在早上洗头,只有这样才能用不得不出门工作的事实来压制他懒得打理头发的惰性,十几分钟过去,他又是那个齐齐整整、有型有款、阳光健气的昊然弟弟了。然而吴磊总觉得,街拍中的、摄影棚里的、大小荧幕上的他都不是最真实完整的他,在没有既定行程的周末,晚上洗澡的他总是顶着一头蒿草蓬生的乱发在自己的怀里醒来,晨间的阳光暖洋洋,打在他裸露的脊背上有着羊脂玉般的质感,刘昊然被晒的有些痒,缩着身子向他的怀里蜷,毛绒绒的脑袋蹭着自己的下巴,痒痒的。

      


       眼前的他可真美呀,脊骨分明像一节节弦桩错落有致的排列着,紧致含蓄的肌肉服帖的附于其上,弯成了一道蓄着力的柔美的弦。阴影中的轮廓有着清晰的边界,弓起的脖颈,敛翅的蝴蝶骨,起伏间都是人间情欲的收放;视线向下便愈加朦胧,腰背的轮廓隐隐若有光,白皙的身子和暖色的阳光融在了一起,这样的他像是野生的,纯粹的让人直想替他拿走腰间的被子——最后一点人工的痕迹。



       想拥住阴翳里的他,又想退后几步赞叹光下的他,吴磊内心的小人正激烈的天人交战着。而被臆想的对象却浑然不觉,他咕哝了一声,拉出吴磊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背后,吴磊被挑剔的他逗乐,眨眨眼,善解人意环住他的后背,为他挡住最后一道痒痒的阳光。这下可是舒服了,刘昊然仰起头吧唧一下亲在了吴磊的下巴上,“三石!”他叫着,笑着,小虎牙白白的。



       这个家伙,动手能力特别强,绝对不止四颗半星。平素里家里坏了什么东西,巧手然瞧一瞧,拿出工具箱:尖嘴钳、钢丝钳、小手钜、各式扳手改刀、螺钉螺母......简直像是他手下的兵,刘大将军的长指指向哪个坏掉的东西,被需要的工具小兵们就自动出列,按个头高矮排列整齐;刘大将军的指尖点哪个地方,小零件们就轻车熟路的相互配合着将自己装进合适的位置,其轻松愉快程度简直让手残党吴磊大呼神奇,每次他都渴求的抓住刘昊然的手,翻转着瞧来瞧去,满脑子除了“可真白真薄真好看啊”再无一点想法,而刘昊然只是一脸嘚瑟的瞧着自己,毫不掩饰他的骄傲。愤怒不甘的吴磊嗷的一口就要咬上他的手,他哈哈笑着直往后缩“我要报警了”,却也还是叫吴磊印上了不浅的牙印儿。



       今年刘昊然过生日,两人窝在家里做了一整天的模型。这模型很初始,做骨架的时候需要自己把零件从木板上裁出来、打磨、再粘接。吴磊自觉手笨,贼兮兮地抢了裁材料的活儿,把组装粘接工作留给刘昊然,并美其名曰:自己孔武有力,心疼刘昊然那个小虚胖。刘昊然恨得磨牙,把胶水挤得噗呲噗呲的。



       两人干的热火朝天,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吴磊这厮还沉浸在人瘦有理的优越感中,膨胀之下失手用裁刀切到了自己,指头上留下一条不浅的口子向外渗着血,“怎么了,我看看!”吴磊感觉自己还没把手举稳,手指就被含进了温暖的口腔,他能感觉到刘昊然的舌头,扫过的时候有点疼,啜吻的时候有点痒,他看着刘昊然,垂下的眼睫浓黑又根根分明,像缠着雾的松枝;嘟起的唇带着撒娇的感觉;吞咽时喉结向下滑动又像有阻尼似的轻轻复位,每一次都精妙的停在相同的位置。吴磊有些入迷了,在他的嘴里缓缓地蜷起手指,接着,突然就被拿出来了?!



       刘昊然好玩地抬起头把手举到他眼前,“哈哈哈哈哈!你看,黏住了!”吴磊的指尖红红的有点发皱,刘昊然的两只手维持着松鼠举坚果的样子被502黏在了他的手上,他的嘴角还带着水光,眼里却笑出了泪花,“噗哈 哈 哈”吴磊也跟着无奈的笑了起来,用另一只自由的手胡噜着他的头发。刘昊然笑了一会儿终于停下了,仔细的看着两人粘在一起的手,啾了一下,“能一直这样粘着也挺好”他偷偷瞥了一眼吴磊,眼角弯弯。



     “唔,诶......!”“别说话了,你的嘴巴被我黏住了。”吴磊按住他的后颈,手劲加大。





        钥匙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吴磊同学内心火热开展的批斗会,刘昊然回来了,“窸窸窣窣”是放下钥匙的声音,“沙啦沙啦”是脱下大衣的声音,“踢踏踢踏”是穿着拖鞋的他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三石小兄弟,今晚想吃什么呀?”圈住自己的他在耳边问。



        有些气愤地翻身压住他,刘昊然的面庞还是那么干净阳光,平光眼镜后的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像条震惊的狗子,而后又笑开,像条没心没肺的狗子,“好啊你刘昊然,说自己不是gay还真是问心无愧呀,你把我当什么了,可以亲密接触的同性朋友?”吴磊心想,恼怒的咬上那人的唇,撕扯他的衬衣,挤进他的长腿,听他干净的声线变得沙哑,像成熟多汁的果子,看他的眼角变红,沉浸在情欲里,“刘昊然,说,你是不是gay!”,那人有些惊讶,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才定了定神,嘴角弯弯“当然不是,啊”,腰被人狠狠一掐。吴磊气极反笑,到嘴边的质问兜里一圈变成了“那我们现在在做什么,柔道吗”



          脖子被勾住,刘昊然直起上身,“因为是你,才可以”,锋利的小虎牙重重的咬上了他的肩膀。



          事后,两人拥在被窝里喘着气,刘昊然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捞出来一个手机,咔嚓的一声自拍“哇我要报警了这么阳光这么直,哪里gay了!”吴磊默默翻了个白眼

       “是是是刘大直男,天涯你最直,硬过钢铁侠好吗,看你这么精神不如我们再来一发”

       “哼哼哼小嘴挺甜呀,快让哥哥好好疼爱疼爱你hiahiahiaaaaaa.......啊——”